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手看开奖奖结果 > 正文

造车不止烧钱不止拜腾的造车梦谁来圆?

发布时间:2019-07-11 点击数:

  前几日关于拜腾内部裁员的消息,在网络上被传的沸沸扬扬。大概意思就是先从上海销售公司动手裁员,然后是美国小组,接下来就是南京工厂和上海的Global部门也将被波及。消息的可信度有多高不得而知,但是,拜腾目前所面临的资金压力,以及它“烧钱”的节奏,我们可都是看在眼里。

  拜腾的历史,其实要比其他造成新势力坎坷许多。2015年,和谐汽车、富士康、腾讯共同注册成立河南和谐富腾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合伙企业(简称“和谐富腾”)。

  三位老板当初,亲自挑选了在宝马工作多年的毕福康担任CEO,后来毕福康又邀请了戴雷加入担任总裁(没错就是那个先期把英菲尼迪盘活,后期又烧钱推广品牌,透支英菲尼迪元气的戴雷)。

  不过很快谐汽车、富士康、腾讯就发展方向发生分歧,富士康和腾讯退出。在此后的一年里,又经历了中文名定名“知行”、A轮融资等操作。直到2017年9月,知行在上海推出了旗下汽车品牌—拜腾,发布会上戴雷表示,拜腾选择要自建工厂造车,“烧钱模式”也就此开启。

  很多造车新势力,为节省资金都会选择代工厂代工的模式进行,而拜腾在融资还没有稳定的时候就选择了自建工厂造车。这便意味着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撑,之前的A轮融资开始加速消耗。时间点推到2018年,拜腾选择在拉斯维加斯的CES展上,推出首款概念车“BYTON Concept”,定位为豪华中型SUV,并称之为“下一代智能设备”。

  不得不佩服拜腾的勇气,在2018年资本市场部乐观的情况下,选择这样一个烧钱造势的方式。不过这对于拜腾来说是一个较为重要的时刻,也是其真正告别PPT造车的关键点。噱头给足了,但并不代表它会被看好,因为它的发展重点放在了汽车交互系统上。

  对于初来乍到的拜腾来说,相比于更接地气的产品,把“人机交互”作为市场的切入点,似乎显得有些虚无缥缈。钱花了,并没有给市场看到其真正的造车实力在哪。

  开始建厂,发布概念车对于拜腾来说,是车生的两件大事。但是,钱也花的很快,所以不得不开始寻求B轮融资。不过,融资并没有想象中容易,原计划在2018年一季度完成的B轮融资却迟迟没有动静。直到6月份,B轮融资才完成,中国一汽成了当时拜腾的救世主,除此之外还有,启迪控股、宁德时代等,融资总额达5亿美元。

  钱一到位,拜腾便开启了下一步操作。全球总部南京正式启用,南京作为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。烧钱的下一阶段也正式开启,除了毕福康和戴雷外,拜腾高薪聘请了多位曾经担任合资或者豪华品牌的高管。

  全球供应链负责人魏思涛曾在福特汽车和特斯拉担任过高管,负责设计的叶禀焕曾任宝马集团设计副总裁,负责技术开发与工业化生产的应展望曾任长安PSA执行副总裁等,总共引入了24位高端人才。

  拜腾为了强调其研发力量强大,在海外建起了研发基地,创新研发中心在美国硅谷光,光研发队伍就有500人;产品概念和设计中心建立在了德国慕尼黑。“全球化”的印记这下是强行打了上去,有了一汽、宁德时代这样的重量级投资方撑腰,拜腾花钱确实任性了很多。

  但在最重要的新能源生产资质上,拜腾还差了这重要的一步。到了去年9月份,一汽夏利官方发布公告称,公司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100%的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,本次股权转让价格为1元,也就是意味着拜腾借这笔收购,可以拿下乘用车生产资质。

  事情并没那么简单,尽管股权转让费用仅1元,南京知行还须支付华利员工5,462万元薪酬,并为其偿还8亿元债务,合共约8.5亿元,也就等于花8.5亿元买一个生产资质。在这最该烧钱的环节上,拜腾却出现了资金困难,按照4月30日偿还80%债务的比例算,南京知行尚有3.1亿元未按期支付。

  而受此次未如期支付协议约定金额影响,目前,华利仍在一汽夏利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。显然之前一系列的烧钱模式,已经让拜腾不堪重负,尚没有盈利的拜腾面临的资金压力可见一斑。

  C轮融资又要开启。其实在去年10月关于拜腾C轮融资的话题就传出过,只是一直都处在“传闻”状态。直到今年5月,戴雷表示拜腾成功获得新一轮融资,由一汽领投,融资金额为5亿美元,具体情况将在6月底公布。

  目前已经到了7月份,还没听到关于C轮融资的消息,在加上最近相传的裁人事件,不得不让人怀疑是否有变。或者退一步来说,C轮融资顺利到位,5亿美元又够拜腾烧多久呢?

  相比于同级的蔚来、小鹏、威马等拜腾现在显得有些举步维艰。在资金没有优势的前提下,花钱还如此的大手笔,另外新车量产的速度也落后了竞争对手一大截,预计在年底投产的M-Byte,还有多少生存空间不禁让人心生疑虑。

  特斯拉国产版可能在今年底明年初实现交付,丰田等老牌车企也已经宣布大举进军新能源市场,拜腾未来可能会面临更多的困难。开奖结果